您现在的位置:山东省章丘第四中学>> 六十周校庆专题>> 校友故事>>正文内容
一家四代四中人
作者:牛睿瑄 来源:章丘四中2016级 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23日 点击数:

      人总说高中三年时间是很快的,前一天你还在为近在咫尺的期末考试忙的焦头烂额,而后一天你就看到庆功宴上人人手中挥动着的毕业证书。从前我不信邪,题海中熬着过的日子称作度日如年还远远不够,又何来极短之说。可当我撕下日历的第三百六十五张时,鲜红的数字从我手中溜去,我才醍醐灌顶地明白过来这话有多么正确。
       初中时,章丘四中就裹着一层厚重而神秘的纱,进入了我还只从一方稚嫩狭窄的窗中看过世界的眼睛里。但那时的我尚未想过太多,直到我踏过不知聒噪的蝉鸣声站在校门之下的那一瞬间,童年的无数憧憬才从飘渺的虚境中渐渐具象出了实形,坐落在此方。我在心中默默记下这个日期,这一天,我背着数年的寒窗苦读,你藏着近六十年的飘摇风雨,我们就这样在这个夏天相遇了。但我想这从不该是初次见面,而更应为久别重逢。
       谈起传承,父亲的语气中总要添上许多骄傲。咱们家是四代传承。他说,从你三老爷爷开始,你爷爷,我,你妈,还有你,都是四中的学生。我表面上对他的话不屑一顾,心中却在暗自感慨,这是何等的缘分啊,无论是阳光明媚亦或是风雨大作,我的长辈都同四中走过,而如今传承的火炬已经燃烧在了我的手里。
       我对我的三老爷爷几乎毫无印象——我不曾见过他布满岁月痕迹的面容,不曾听过他被时光磨哑的嗓音,甚至不曾知道他与我记载在同一本家谱上的名字,但因有了四中这一媒介,血液似乎才在血管内汹涌起来,真正被赋予了血脉的概念。
    那段尘封了半个世纪的故事是由爷爷告诉我的。我的三老爷爷是四中建校后的第一级学生,同四中一起走过了最初的三年,见证了它新生的稚嫩与蓬勃的活力。他在初三那年通过了飞行员试招考试,从此告别四中,开启了他与苍穹紧紧相依的后半生生活。翱翔天际是无数人的梦想,又是一项十分艰难的考验。我想正是在那三年中,四中将坚毅勇敢的精神教授于他,才最终造就了他那直飞入云的英姿。
    等到了我爷爷这一辈,那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便在他进入四中的第三年爆发了。那是个动荡的年代,英雄被辜负,学识成了最危险的标签,无数知识分子在仿佛无尽的黑暗中踉跄前行,但正如同顾城诗中所写——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,在六八年,四中从停课状态中恢复正常,我的爷爷也得以顺利从初中毕业,升入了四中高中部,最终成为一名煤田地质勘探队队员。只有在黑暗中提灯前行过,才懂得真正的光明,到了拨云见日柳暗花明的那一刻,路也就在脚下了。
    父亲在年初参加了高中毕业二十周年聚会,他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,从举行前到结束后的一连几天里,这件事都是他喋喋不休的话题之一,也许这就是他在走出校门许多年却依然埋在心里的对母校的情结吧。他有时看着我,常感慨说,当年在四中上学的一批人,如今已经来这里接孩子了。我于是语塞,这种感觉若不是身在其中,又能真切感知几分?
    岁月的长河一刻不停地流淌着,奔逝着,四中就像是一叶漂流此上的小舟,穿过新阳、穿过霞光,泛过层层涟漪也踏过飞湍急流,它已看过了六十载的风光,按人类的年龄已是一位老者,但它却充斥着新生的血液,从未停歇也不会停歇地传承、流淌着。
    也许我最终会离开四中,离开这座城市,定居在一个遥远的地方,工作忙碌或清闲,生活快活或平静。终于有一天我的喜怒哀乐都将与它无关,子孙后代也不会再进入这所坐落在故乡地图上的学校。但这不代表着传承也会停止,“四中人”它将一直明亮着、燃烧着,并把这小小的火种传递下去……

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四中第一个“实验班”[ 08-23 ]
 
   
校址:山东省章丘区双山北路88号
电话:0531-83213558 传真:0531-83213558 E-mail: sdzqsz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