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山东省章丘第四中学>> 六十周校庆专题>> 校友故事>>正文内容
一个文科生的的高中记忆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年09月15日 点击数:
一个文科生的的高中记忆
 
 
97届7班学生    张坤
 
「我的高中」
 
 
若把过去放在记忆里,许多苦的,也便成了甜的。
 
每次回家,如果途经市区,必要从学校门前那条路走一趟。过了老火车站,过了商厦,再往前,右手边,便是四中,我的母校。经过大门时,忍不住要自豪的往里面望一眼,一切都只如初见。
 
这种自豪,从离开四中的二十年里,从未随着时间的流淌而淡化。
 
时光太瘦,从指缝溜走。与四中的第一次遇见,有二十五年了。
 
那时上初中,和同学偷着溜进县城去逛新华书店。经过一个门口,同学告诉我,这就是四中。
 
记忆中,隔着大门望进去,一条笔直的马路,两侧茂密的法桐,白色的教学楼,大大的操场。除了这些,整个世界余下的,便只有我艳羡的目光。
 
那时,我在门外头,四中在门里头。
 
后来,中考,作为外地乡镇的考生,借宿四中,在操场东南侧的宿舍楼。
 
那时候,还沉浸在中专预选落榜的痛苦之中。
 
当时,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讲,考高中上大学,是一件颇奢侈且有些风险的事情。那个年代,有一种捷径,叫做中专,拿到城镇户口,毕业分配工作,至于前途和发展,那是以后要考虑的事情。
 
现在想来,倒是要感谢预选落榜,使我能有幸走进四中。
 
中考,初中三年的最好成绩,四中,我的福地。
 
目送那些优秀的同学高高兴兴奔赴各地的同时,也在激动中开启了我的花季雨季。
 
四中,我来了。
 
 
「学渣的高一」
 
幸运的分到了李承刚老师的一班。
 
李老师的谦和、严谨和耐心,让我印象深刻。早晨早早的就来到班里,晚上自习,也总能在隔壁的办公室看到他的身影。后来,工作了,有了家庭和孩子,才体会到老师这看似简单的作息,饱含了多少的付出和不易。
 
李老师的化学课,条理清楚,重点明确,大家在课堂上,如沐春风。
 
印象里,老师要求我们每天写日记,而且定期提醒,这确实让我们养成了一个受益匪浅的好习惯。
 
记忆里最深刻的是,上课时,李老师一边左手擦黑板,一边右手写化学方程式,口中还提醒大家这个方程式配平需要注意的问题,写完之后,转身便会提问,那种高效率,叹为观止。
 
记得老师批评同学时,经常说的一个词是“蓑衣”,就是蹭来蹭去调皮的意思。在班里,我是差生,最差成绩倒数第四。虽然差,但还不算“蓑衣”。
 
最感激的是,即便如此,李老师还是不抛弃、不放弃,经常找我谈心,鼓励我的学习。后来一次考试,全班三十七名,李老师还在课堂上表扬了我的进步,时至今日,都难以忘记。
 
当然,那时候我最大缺点就是配不平方程式,听不懂物理题,数学总是在梦里。这些问题,从初中就已开始显露,到了高一,便愈加明显。
 
考完试,放暑假,压力山大。恰逢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,记得那天直升机在天上飞来飞去撒传单。我仰望天空,看着飘落下来的红的、黄的传单,顿悟:文科才是我的菜。
 
 
「可怕的班主任」
 
文科分到了七班,班主任马祖长老师。
 
高一时就听过马老师大名,有名的严师。不禁有些忐忑,第一天坐在教室里,忍不住和前后左右新认识的同学们去聊:“听说新班主任很厉害哦……”
 
马老师出现了,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。
 
窗外,知了在声声的叫着夏天;讲台上,马老师义正严辞的强调着纪律;教室里,一群十六七的花季少年,在忐忑里憧憬着未来两年的高中生活。
 
这就是七班文科生们的第一课。
 
然而,马老师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可怕。
 
深入浅出的语文课,讲到兴起,马老师也会低一下头,再抬起时,露出神秘的微笑,眼睛转向上方,然后再转向我们。接下来的,必定是一个笑话,而且十有八九,还是个冷笑话。
 
班里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,在同学们的思绪即将飞出窗外的那一刻,马老师眉头一皱,紧接着,我们的心又被抓回原位,继续跟上马老师跌宕起伏的讲课。
 
听坐在第一排的女生讲,她们上马老师的课,总是要行注目礼。这目光部分因为距离讲台太近,部分因为老师太高,还有一部分就是,带着满满的敬爱。待到脖子发酸正要开小差之际,忽然就发现讲台上小角度射过来的光,犀利的很,不觉精神一振……
 
 
「文科生的运动会」
 
再后来发现,马老师也不是一直严厉。
 
平时,他在讲台上,我们在讲台下,总会有距离。然而,运动会,大家都坐在了一起。秋日的阳光,和煦的照在操场,路边的法桐,似乎也都被吸引着把叶子转向运动场,一起聆听运动员进行曲在校园里回荡。
 
文科班没有体育生,便少了很多压力。力争上游而又从容应对,我们自然是这场盛会里最惬意的参与者。
 
间隙里,最大的乐事便是围坐在马老师周围,听他讲那些古今中外的趣闻轶事,而且还带着深刻的案例分析,分析之后还会总结出人生的道理,中间再穿插上几个冷笑话,引的大家笑声四起。
 
这时候,博学的时亮老师,也会满面笑容的走进我们,用另一种风格,给我们讲别样的故事,幽默风趣,而又充满哲理。
 
时老师是隔壁兄弟班的班主任,我们的政治老师。因为两个应届文科班的亲密关系,在大家心目中,自然也是我们的“辅导员”。他平时讲课,总是激昂澎湃,一气呵成,而且金句连连。
 
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:“我虽然不是名人,但常说名言!”
 
时老师不断的用他的那些名言,给我们传递着正能量,直到今天也是如此。
 
作为老师的铁杆粉丝,我的书桌上,现在还放着时老师的《成就你的别样风景》,夜深人静的时候,或者各种困惑打击之后,总要细细研读,从书里,找回前行的动力。
 
时老师的加入,让气氛愈加热烈了起来。
 
此时,大家也都忘了往日老师们的威严,争着抢着接起话茬。在意犹未尽的时候,大喇叭传来:“同学们,上午比赛结束,请各班有秩序离开操场,下午的比赛,两点开始……
 
 
「暴风骤雨」
 
于是,我们在不舍中走出操场,在漫长的午饭中,期待着下午……
 
然而,有风和日丽,自然会有狂风暴雨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高三时的那次模拟考试,全班成绩塌方式下滑。
 
马老师进了教室,眉头紧锁,班里鸦雀无声,山雨欲来。
 
我的心如海燕,坐等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。不过,事实比想象的要好,狂风卷积着乌云,然而并没有预期的霹雳。
 
马老师严肃而认真的指出了班里的浮躁气氛,“苍蝇不叮无缝的蛋”,这是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。
 
找出问题,分析原因,今后如何避免,是那堂课的整个思路。压抑中,留给我们更多的,是自省。
 
四十五分钟的课,充满了压抑、预警和反省,以及对今后学习的规划。
 
后来,班里的成绩稳定住了,而且一次比一次好。那堂课,我们受益匪浅。事实证明,对于青春期的我们,必要的“镇压”,其实就是一剂苦口的良药。
 
 
「我们走了」
 
在老师、家长的千叮咛,万嘱咐下,高考来了。
 
我们努力备考,而完全意识不到,分别的日子已经来临。
 
考完试的中午,老师买的西瓜,泡在实验楼前清澈的泉水里,然后一个个被抱到教室,香甜而爽口。灵秀泉边的柳树上,知了在声声的叫着夏天,隔壁班的那个女生,一直都没有经过我的窗前……
 
马老师给我们开的高中最后一个班会,让我们走好接下来的路……
 
匆匆20年,有时候,自己懈怠了,浮躁了,依旧想有个人来给自己一顿狂风暴雨;有时候,依旧想听听老师讲的那些有趣的故事和人生哲理。
 
然而此时,我们已长大,走出了校园,只能把那些高中的回忆,不倦的教诲,留在心里,时不时的提醒自己一下,你又浮躁了,你该上劲了 ……
 
 
「那些年,教过我们的恩师」
 
写这篇文章时,二十年前的课堂上,老师们的音容笑貌,也都一一浮现在脑海里。由衷感谢孜孜不倦的恩师们:
 
语文:
军人出身的杨玉国老师,讲课总是铿锵有力
正直严厉而风趣的班主任马祖长老师
 
数学:
思路清晰敏捷的袁浩老师
诙谐幽默的吴红军老师,只教了我们几个星期
温婉从容的张燕老师,倍受女生喜爱
说话抑扬顿挫的王长安老师,让我从那时候起,开始找到学数学的感觉
 
英语:
努力不懈的考上了研究生的郑久海老师
讲课一丝不苟,认真负责的田玉英老师
 
政治:
多才多艺,雪后的黎明在操场上朗诵北国风光的张教森老师
年轻的王勇老师
上课气宇轩昂,说话斩钉截铁的于继本老师
中国梦的呐喊者、践行者,激情澎湃的时亮老师
 
历史:
孙丽平老师,唯一一位教了我三年的老师,自始至终对我们尽心尽力
 
地理:
王晶华老师,教我们唱 Yesterday Once More,让我们对大学生活无限憧憬的那位“小姑娘”
 
生物:
风趣幽默的张广河老师
 
化学:
博学严谨,睿智高效的李承刚老师
颜值爆棚的于冰老师
 
物理:
气质不凡的刘毅老师
平易近人且有趣的丁连俊老师
 
音乐:
声音深沉洪亮的康景森老师
 
体育:
不苟言笑的宋昌喜老师
对我们照顾有加的董福海老师
 
 
「后记」
 
感谢时老师在校友群里每天分享的正能量和幽默哲理;感谢丁鑫、景翠帮我一起回忆。
 
母校三年的记忆,难以用上面的寥寥几千字写全;在那个照相机还用胶卷的年代里,也没有太多的光影可以保留呈现;所以,太多的故事,且存在心里……

上一篇:砌墙记[ 08-23 ]
下一篇:最忆是四中[ 09-15 ]
 
   
校址:山东省章丘区双山北路88号
电话:0531-83213558 传真:0531-83213558 E-mail: sdzqsz@163.com